大家好這裡是樹(╹◡╹❀)
很感謝願意戳讚、推薦、追蹤和評論的大家!
閒聊以及對文章的指點都大歡迎,這邊會很感激>////<

░以下為預期或者集中創作的主要CP░
黑籃:青若(若松受)/黑火/黃笠
MHA:出勝/天切(切島受)

如果能傳達給你的話【爆豪誕2016 - 出勝】

「爆豪──等下真的不一起去玩嗎?一年一度的生日很難得的說!」


「無聊死了,還花那麼多時間去想這些無意義的事情,考試時等著搶
最後幾名的位置吧你這混蛋。」


「好過分!明天中午再為你慶祝就是啦!」


放學鈴聲響起後的數分鐘,班上的同學自成一團閒聊,看上去反倒
像午休時的景象。爆豪單手握著側背包的帶子並把包包甩到背後,
越過幾個小團體,明目張膽用身體語言表示與眾人唱反調,第一
時間踏出教室。


「真是的那個回家社,多花點時間又不會怎樣……」


切島嘀嘀咕咕抱怨爆豪的獨來獨往,轉身準備找瀨呂一起離開時,
正好與在爆豪座位後面的綠谷對上視線。


「嗨綠谷!你跟那傢伙是青梅竹馬對吧?明天要一起來嗎?」


「咦、我……」綠谷放下教科書,兩手舉起尋找能停泊的安全位置,
失去重心的書本往前一傾傳出咚的聲響,此時右手亦不自然地放
在後腦勺,回道:「這不太好吧…?畢竟小勝他……」


「這樣嗎?嘛,爆豪那傢伙確實彆扭到不行。」


「哈哈…不過切島同學那麼用心想為小勝準備,相信小勝也不會
徹底拒絕你的。」


「真是這樣的話就好了。要是綠谷明天有時間也一起來吧!」


「嗯,謝謝切島同學的心意。」


切島回頭用力與綠谷揮手,對方的身影跟著瀨呂他們消失於教室門前,
綠谷亦揹好背包與麗日和飯田一起離開。


來到學校門口,因家裡方向不同,綠谷跟另外兩人道別後,便獨自一人
踏上回家的道路。


身旁少了伙伴明朗的聲音,自身的思想蓋過周遭一切,剛才切島邀請
爆豪的畫面,原先擱在一旁像模糊的夢,如今卻清晰可見。


從升上初中,爆豪對於所追求以外,包括與他本人有著切身關係的事物,
總是表現得無所謂,彷彿是別人的事與他無關。


對目標過於渴求,雙眼僅集中前方的一點,忽略除此之外的一切。
儼如在前後的道路放下無數尖刺,別人難以靠近他的同時,本人
在密集的尖刺之中因強行往前變得傷痕累累,被自己阻擋無法前進,
連同自己的份兒一拼拒絕。


內心被灰暗色彩所填滿,快樂的過去卻在不適當的時候,於腦海中
像走馬燈出現。小時候與爆豪在公園一起玩,站在爆豪身旁為他
鼓掌唱生日歌,並看著對方切蛋糕。那個頂著一頭綠髮的小孩,
結合如今與爆豪的關係,簡直就不像屬於綠谷,而是別人的
回憶一樣。


綠谷停下腳步低頭望向雙腿,身旁兩側為著目的而前進的途人,
源源不絕在他身邊擦肩而過,更顯得他渺小無力。


在繁忙時間站在路中央,被撞到後還小聲咒罵他一句,綠谷方才
拖著缺乏氣力的步伐向前走。


雙眸回到道路前方,由制服與西裝所集合顏色偏暗的人群之中,
一頭顯眼的髮色使綠谷怔住。


起初綠谷拖慢步伐等待那背影消失不見,但雙腳的動作卻與他的
想法相反,像小時候追趕對方一樣,朝那身影跑去。


「小勝!」


綠谷氣喘喘跑到爆豪身後,兩手撐著膝蓋讓呼吸變得暢順,
擦掉額上的汗水後,筆直地望向一直以來在迴避的銳利目光。


「廢久…?」


「那、那個……我有話想跟小勝你說的……」


「吞吞吐吐煩死了,沒事的話就不要隨便找我搭話。」


「不是的!小勝等我一下…!」綠谷在慌亂之際緊抓爆豪的手肘,
在爆豪暴走之前迅速鞠躬,道:「就是……祝你生日快樂!」


被不順眼的傢伙抓著,爆豪的青筋快遍佈臉上時,有生以來第一次
看到在祝賀時鞠躬的人,那個滑稽的姿態使爆豪回到原來的表情。


「你就是為了說這麼一句話才叫停我?」


「啊、是的…抱歉打擾到你……」


綠谷在褲袋急急忙忙翻找東西,幾經波折於細小的空間拿出鎖匙。
他取下外形是歐爾麥特的匙扣,放在手心遞給爆豪。


「畢竟什麼都沒準備就叫停你,如果不嫌棄請收下這個…… 」


「你這傢伙又自作聰明隨便解讀別人的意思……」爆豪板著臉,
瞪視在綠谷手心外形是他尊敬的歐爾麥特,款式卻讓人有所保
留的掛飾。爆豪左邊眉毛抽搐的次數越來越頻密,接著吼道:「你
是不想要才送我的吧?把我當什麼啦找死嗎廢久?!」


爆豪從下方往綠谷的手拍上去,使綠谷的雙手連同掛飾狠狠
撞向他的鼻尖。


「才不是這樣!這個不合小勝心意的話,我再找就是了……」


綠谷不管變紅的鼻尖,狼狽地緊接視為寶物的掛飾。他拿到
眼前端詳,並進入自我模式的喃喃自語。經過綠谷身邊的途人
紛紛投來異樣目光,爆豪瞥見這樣的畫面隨即朝綠谷伸手。


「給我。」


「咦?小勝你說什…?」


「聽不懂人話嗎你這傢伙?我說給我啦!」


「呃、好…好的……」


爆豪從綠谷慢慢吞吞的手中搶過來,瞥了眼後收在手心,
然後視線回到前方,道:「你這傢伙是那種無法達到目的就
死纏爛打的類型吧?要不是這裡人來人往,早就給你一記
爆破快快了事。反正你這傢伙的腦容量只有螞蟻般大小,
待你忘記再丟回給你也不晚。」


爆豪拋了下掛飾,瞧見對方臉上如他所想的一樣,彷彿因被說中
而苦惱。爆豪了無生趣正要越過這樣的綠谷之時,那嬌小的身驅
突如其來傳出比平時大上好幾倍的聲量。


「我是不會忘記的!每年小勝生日我也記得,只是…不知道該用
什麼形式跟你說……」


這張懦弱的臉,偶爾會看到與前者沒有任何關連的強勢。爆豪雙眉
緊蹙,瞠了眼這張捉摸不透的表情。


「無聊透頂。」


經過綠谷身邊時,爆豪留下這麼一句話,把人扔在這裡舉步離開。


「小勝!那個…!」綠谷面向爆豪的背影,兩手緊握背包的肩帶,
揚聲道:「謝謝你願意收下!」


任由後方的聲音隨著距離拉遠而消去,爆豪繼續往前走,讓靜默
沖淡對方這單方面的想法。


「廢久的品味真差,有那麼多款式偏要選最醜的那個。」


爆豪瞄了眼手心的掛飾,把它藏在褲袋這種別人不會看到的地方。


從以前開始,在一些無法掌握的時機,綠谷總會表現出像剛才的反應。


認定對方屬於弱勢圈子,卻擅自在別人不知道的時候改寫,甚至厚著
臉皮跑到眼前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語。明明從初中以來,每次面對面
碰到都先別開視線,或者裝作沒看到,好像打從一開始就是陌路人。


「讓人火大的臭書呆子…!」


由不同絲線組成的錯綜複雜情感,演變的源頭間接與對方有所接觸,
爆豪將這份不甘壓至只有他才聽得到的範圍。



-Fin-


爆豪生日快樂!第一次為爆豪寫賀文慶祝生日呢^/////^
在總是很激昂的表面下偶爾又有纖細的一面,
總覺得爆豪是在別人不怎麼在意的地方,卻在意到不行的一型。
這時候就需要小久這種溫柔善解人意的天使在爆豪身邊呢/////
MHA真的是一部很讓人安心舒服的作品,
很高興能夠喜歡上爆豪、這部作品的所有天使以及出勝!
最後再一次祝爆豪生日快樂!
用你最討厭(表面上)的小久作對象寫文也不要對我使用爆破喔!

评论(8)
热度(50)

© Time Trav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