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裡是樹(╹◡╹❀)
很感謝願意戳讚、推薦、追蹤和評論的大家!
閒聊以及對文章的指點都大歡迎,這邊會很感激>////<

░以下為預期或者集中創作的主要CP░
黑籃:青若(若松受)/黑火/黃笠
MHA:出勝/天切(切島受)

光面盒子【若松誕2015 - 青若】

來自電視中主持提高八度半的交談聲音,被無形的玻璃阻隔似的遙遠千里。若松坐在茶几前沒精打采去掉橘子的皮,慢條斯理把果肉放進嘴巴。濺開的果汁被疲倦沖淡,僅剩下缺乏果香的水份。充滿橘香醇厚的兩手,拿起面紙抹去嘴角的水漬時,傳入鼻腔的氣味不像手上般的濃烈,如同空氣一樣淡然無味。


一股具有溫暖的重量霎時從身後壓下,使他整個人的距離與茶几靠近了
一些,充斥在鼻中的氣味亦回到原先的芳香。


「起來了啊?」


「嗯啊。」


青峰把力氣傳到若松身上的同時,他張開嘴巴靠向對方,若松揚高
半邊眉毛瞪著對方,把手上的果肉塞進去。


「剛從美國回來還沒習慣時差吧?仍然很睏的話就繼續睡啊。」


「才不要。」


青峰斬釘截鐵的拒絕,面對能讓他放下心來的長輩,彷彿孩提時代的
他來到當下,利用大熊的方式掛在若松身上磨蹭他的後脖。


「你都多大啊?」若松瞥了身後的人一眼,輕嘆一口氣,托著腮幫子
望回前方,隨後加了一句:「隨你喜歡。」


電視機的雜音環繞整個空間,雙方的目光不在交接的一點上,僅憑
互相貼近的一絲連繫感應彼此。


「孝輔前輩,今天不到外面慶祝沒關係嗎?」


青峰先揚聲打破此刻的沉默,若松的目光依舊停留在發著亮光的螢幕,
回道:「在家裡就好,反正在這裡最舒服。」


「就沒有其他想要的東西?」


「你覺得我有必要考慮其他東西嗎?笨─蛋──」


若松把視線落在青峰的靛藍雙眸,在清澈的雙瞳中映出仍然提不起
幹勁的眼神。當他回過頭耳根子所透出的緋紅,這個答案深切貫穿
青峰的內心深處。


「該說你講話間接還是直接啊…」青峰的前髮掩蓋之下,臉上留下一抹
與以往一樣自信滿滿的笑顏。他加強力度環著若松的腰間,在對方的
後脖烙下一吻,道:「就只有這種程度而已?你還真的沒半點貪慾,對我
貪心一點也沒關係吧?」


「那麼,吃完飯打起精神來的話,跟我一起做家務?」


「就這樣?」


「就這樣。」


「真是的,我明白了。」


日光與水槽中的餐具接觸,折射在表面上的光線落在天花板上,形成
細小的光點。被若松吩咐洗衣的青峰拿著甚少機會接觸的洗衣粉,
站在洗衣機前呆看下方重覆左右旋轉的衣服,準備在適當時機落下手
中的白色粉末。他打著呵欠往後一退,尋找能依靠他魁梧身驅的牆壁。
青峰往後一踏,東西碰撞的聲音從他耳邊響起,善於即時反應的他旋即
轉換動作維持平衡。緩緩轉過頭望向後方,好幾個擠在一起的籃子被
他弄的散落在地上。


伸手摸著因剛才的意外,被撞到傳來刺痛的後勺子。他皺眉瞪了眼
身後礙事的空籃子,用腳側把它們移到牆角,道:「我們不如換家較大
的屋子吧?反正最近在籃球隊的表現還算活躍,租金方面就用不著擔
心。」


「挑屋子時我不是說過比較喜歡大小剛好的那種嗎?只有我們兩人
住在那麼大的屋子,鐵定會剩下很多空間吧?到時候還要連同這些
多餘的部分一同打掃,我才不要。」


此時回應著青峰的若松正站在陽台,把剛洗好的被子放在架子上涼乾。
他的聲音猶如被風吹動的雪白被子一樣清淨,由外傳到內裡的周遭。


「用不著天天打掃也可以吧。待我回來把剩下的部分交給我也沒差?」


「你是想塵埃堆到像山一樣高嗎?再說我就是不喜歡大屋子!」


「你在這方面就總是過分地考慮,當心提前變成老頭子喔。」


「要你管!你這傢伙還真是從以前開始到現在,一直不把我當作前輩看待!」


若松從籃子拿出下一張被子,往外使勁甩了一下,用著比平時還要大
一倍的力度拉扯它,絲毫缺少半個皺褶的被子,令人產生解救它的衝動。


「要是把這方面的細心分到大部分時候的少根筋,就可以取個平衡了,
雖說這樣還滿可愛就是。」


洗衣機中轉動的微小旋渦,一點一滴的情感彷彿浮現於表面的水珠,
青峰嘴角揚起一抹不顯眼的笑容。家裡的經濟能力,與四周狹窄偶爾
發生碰撞的居住環境不乎。若松考慮別人比自身還要周到的個性,已
成為相比樹葉為綠色這類常識還正常不過的事情。除了避免加重青峰
的經濟負擔,其他具有可能性的理由,已隨排水洞流到海洋。


「喂青峰!」


「啊?」


污水排走後,青峰扭動水龍頭讓乾淨的水流入。他倒下洗衣粉的動作,
比起廚藝節目中的廚師還要隨意,省下用量匙量洗衣粉的力氣,濃濃
的粉末直接往下飄入。


「你這傢伙下太多了吧?!你想整間屋子都是泡泡嗎?!」


「啊、」


意識到若松的意思後青峰低頭望向下方,正如對方所說的一樣,那個
數量已多的快要變成水上樂園的泡泡設施。


「還沒睡醒的話就讓我來!」


若松踩著大步從青峰手上奪去洗衣粉,擠在正中示意對方退開一點。
青峰細看若松倒下洗衣粉的側臉,緩緩開口道:「變的還真純熟。」


「那是當然的吧?要是不純熟待你回來後就髒死了。」


「所以全都是為我而做的嗎?」


「你這傢伙的臉皮真厚…」若松往旁瞠了青峰一眼,抓了抓頭望回
浸在水中的衣服,說:「要是太髒的話,我是第一個最先受不了的人吧?」


在大多數時候回以一記還擊的反駁,一瞬間彷彿被冷空氣吞噬,反過
來從背部傳來一股依靠的溫暖。但在百忙之中這種撒嬌跟拖慢進度沒
兩樣,若松頭也沒回,道:「喂,妨礙我做家事的話就站旁邊啊。」


「…對不起,總是讓你自己一人。」


若松的蜂蜜色雙瞳縮少了一下,手上的動作瞬間止住,語氣比剛才輕了
半分,道:「怎麼突然說這些…?」


「只是把事實說出來而已。」


靜寂的停留,抹去剛才仍迴盪於耳邊的磁性聲音,被鳥鳴與鄰居的聊天
所取替。若松捏緊洗衣機的邊緣,低下眼簾望向經已停止轉動,滲透淺
灰洗衣水中的懊惱臉容。


「剛剛你這傢伙說,我沒什麼貪慾對吧?」灰水混入仍清晰可見的映像,
如同映出最為真實的一面,握起抽象化的畫面化成言語,把未完成的話
繼續下去: 「其實我比你想像中還要貪心。」


缺少他身影的空間,沙漏回到原點重新計算,直到回來才可以填補那
呈現虛線的空位。離開時所留下的寂寥,回來後充斥與暖黃一樣的幸福。
落差過於強烈,如同做夢時在空中飄浮卻瞬間墮下的空虛。被安逸所蒙
蔽,絲毫察覺不了過於盛滿的水,早已沿著邊緣滑落到桌上。下一次的
離去,已等不及讓水慢悠悠地流走,索性讓死寂把整杯水打翻。回到最
開始,等待再次被填滿的一刻。


多不勝數的意念,彷彿接二連三於水面展現的氣泡。在立體映出七原色
的泡沫中,分別映出在屬於他們的獨立空間相視而笑,以及若松從電視
觀看青峰的賽事,不過身邊卻空無一人的畫面。每個氣泡所容納的映像
有限,人們的願望亦一樣,他們得不停作出抉擇,挑選最貼近心中所描
繪的作為追求夢想。


其中一方所追求的東西,早已成為另一方的一部分。跟籠中鳥一樣把青峰
束縛在身邊,削減他本應能發揮更明亮的光芒。相比留在身邊,於世界
舞台的最高台階,舉起映照出大眾為此歡呼的金色獎盃。寧願捨棄一切,
對方臉上的笑容比一切還重要。只要能看到青峰實踐夢想時的英姿,
對選擇等待的若松而言已是最好的禮物。


「說不想你天天留在我身邊是騙人的,但想要的東西太多,當然得
作出最終抉擇。然而這是我的選擇,你沒必要道歉。每次比賽結束
後也立刻回來,每次總是帶來以箱計算的牛奶,這些事情全都有看
在眼裡,可別小看我啦混蛋。」


若松轉身面向青峰,右手握成拳頭貼著對方的胸膛,這股熱度彷彿
把剛才的話語直接刻印心中。青峰的嘴巴圓小地張開了一會,隨後
換成向上微彎的弧度,握著對方的手腕,說:「到底今天是你的生日
還是我的生日?比壽星還要高興這不行吧。」


「那麼我就把你這份喜悅當作是今年的生日禮物?」


「拿你沒輒。」


隨著言語推進,猶如冰箱門前與之緊貼的磁鐵一樣,若松靠向眼前的青峰,他們的視線交合,同一頻率的笑聲隨即響起。


這份來自雙方形成的溫度,依舊在氣流中醞釀,而接下來的家事亦陸續
等待著他們。


「每天下班還要做累人到不行的家務,我就說你用不著上班也可以,反正
家裡又不缺錢。」


「總不能在你工作的時候呆在家裡,我可不想當尼特族。」


「這種小事就別在意啦。」


「才不是小事!」


青峰整理茶几後方的櫃子,桌上掃把隨著他手部的動作左右搖擺,
柄子觸碰到某樣物件時發出清脆的聲響。他移開小型掃把看個究竟,
被木質染上的深褐色,雕刻著若有似無淡薄花紋的木盒映入眼簾。
木盒牽引著青峰的注意,驅使他打開蓋面。青峰把木盒拿到眼前,
表面打開到水平線之上,表情亦隨之改變。


「孝輔前輩,這個……」


「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樣啦…」


青峰配合若松所在的位置,拿到能讓他一目了然的地方。當中的內容物,
若松對此一物品的熟悉程度,彷彿能閉上雙眸逐一唸出它們的名字。青峰
手上的木盒,與別人當作收藏日記的盒子相若,那個面積範圍能容納大量
細碎的飾物。盒子包含如同清澈海洋星羅棋佈,跟寶石一樣光彩奪目的小
生命。青峰多年以來一直送給若松的禮物,同樣在這木盒中出現。


「繼續下去的話,豈不是得買一整棟屋子才放的下?」


「囉嗦死了!你這傢伙還真的不懂得看氣氛講話!我就是捨不得扔掉,
喜歡留著你送我的所有東西,有什麼意見嗎?!」


「我說你啊……」


「嗯?」


青峰的手往若松的方向伸去,直到被拉過去緊貼在他的胸膛,若松才回過神來雙頰染上一抹淡櫻。


「不要總是無意識說著這種可愛到不行的話,好嗎?」


「說過很多次這完全與可愛無關!單純是很正常的事而已吧?!」


「要我證明給你看是沒差,如果你承受的了,我可以逐一數出。」


「不用不用,你太客氣了。」


若松迅速轉換的反應,青峰猶如發現有趣生物一樣,掛著得意洋洋的笑顏,單手環著對方的脖頸興致勃勃地靠上前去。若松隨即擋住青峰,別過臉望向與他相反的方向,避開那充滿好奇的目光。


青峰環著若松的手,正好拿著收藏多年心意的木盒。若松細看蘊含製作者
的情感,一直陪伴著他的褐色盒子。起初僅屬於一人的這天,現在已變成
屬於他們的共同日子。每份禮物的背後,如同上美勞課的孩子,把當下的
心情利用蠟筆逐一描繪的真摰。在不同題材下,多種粗幼不同的線條結合
成一幅完整的畫作,看似扯不上任何關係,它們卻來自相同的出發點。


一張畫紙範圍有限,來自心中的不同情感,以獨立形式表達最為直接。
一幅,把欲言又止藏在心中的感覺,用花的言語傳達。二幅,認定為終
身之人,將紅線羈絆套在對方的無名指。三幅,為這段關係正式命名,
換上銀色的指環。四幅,答謝處理所有家事,獻上香甜乳白的慰勞。
五幅,願意一直留在身邊的感謝,利用言語表達微小的心意。
六幅、七幅、八幅……


光是一種情感,已輕易微分化成不同分子,超出預期能計算的數量。
儼如在空中飄浮包含暖色的泡沫,對多不勝數的數目而言空間過於
不足,只好突破而出,綻放當中的內容物化成千花乘風而行。


一陣暖風從玻璃窗的空隙沿著日光滲入屋中,光線與之融為一體灑遍
各面,嘴角往上微彎的地方勾勒出光的弧度。


「你說的對,光是盒子怎麼可能放的下全部。」若松摟抱青峰的肩膀,
帶著臉上的微笑面向對方,道:「謝謝這天總是陪我一起度過。」


若松所綻放的笑容,這份淡黃花朵的溫度,身體與身體之間的接觸
成為傳送橋樑,逐漸把這份熱度傳到青峰身上的每一個角落。


「別搶了我的台詞啊,笨蛋。」


這份溫度感染著青峰,他笑逐顏開,頭靠向若松的肩窩並單手環著對方,
傳送花一般的訊息。


在櫃子上彼此交疊的兩手,無名指上指環的透亮重疊在一起,映射在盒子
中不同形狀且具有獨有意思的禮物,彷彿接下來的每一個生日,同樣沉溺
在這道光芒之中。


狹小屋子濃縮整個空間大小,只要向前邁進一步,僅屬於你的溫度就一下子傳進心弦,讓這個細小的空間像熱水瓶一樣蘊存你的溫暖。


-Fin-


孝輔生日快樂!!很高興今年仍能順利趕上發表賀文^////^
這個系列算是完結了,下次想要挑戰別種形式的青若!
再次放一下建議的閱讀次序,看完這篇要是有興趣的話,
歡迎看看以往的賀文///
初綻 > 次放 > Drinks(次放前的番外) >鈴蘭的響聲(青峰誕2014) > 光面盒子(本篇-完)
順道吐槽,孝輔孝輔人家青峰當然沒有把你當作前輩看待,
不知何時開始已用憐愛目光像望著妻子一樣來看你了吧ww
原本打算讓青峰這麼回應,但有很多地方已滿露骨的了,
再這樣下去別人不知道還以為我在寫現充的故事(炸
那麼先到這裡,再一次祝孝輔生日快樂愛你!!!

评论
热度(6)

© Time Trav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