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裡是樹(╹◡╹❀)
很感謝願意戳讚、推薦、追蹤和評論的大家!
閒聊以及對文章的指點都大歡迎,這邊會很感激>////<

░以下為預期或者集中創作的主要CP░
黑籃:青若(若松受)/黑火/黃笠
MHA:出勝/天切(切島受)

讓人想靠近的光【天切】

被筋疲力竭佔據的身體,昨天與敵人對戰的過程變得缺乏實感。
四周的景物無法聚焦,只有不同顏色組合而成的模糊。蹣跚的
走到教室,來到座位拖拉著椅背坐下。沒多久一部黃色手機遞到
眼前,畫面顯示英雄相關的新聞頭條。奪目的標題強調自身的
英雄稱號,意識到這篇報導與昨天有關才喚起當時的現場感。


在保持戒備的敵人面前,天喰先發制人嘗試令敵人失去戰鬥
意識,此時卻被破壞個性的子彈擊中導致沒法發動個性。
敵人把握時機再次攻擊,連細想動機的空閒都沒有,
身體已條件反射為天喰擋下。


通過胖胖的協助整件事才得以完結,三人匯合進行簡單的
討論後便一起回事務所。話少缺乏自信的天喰,回去途中
一直低著頭沉默不語,為安靜的他增添一分沉重。


憶起天喰這個表情,放在桌上的雙手更顯得無力。


『不知道前輩有沒有事呢…?』


這句話語不由得在心裡迴響。


*******


午飯鈴聲一響切島奪門而出,於前往飯堂的人海逆行而走,
幾經波折總算來到天喰所在的班別。


「天喰前輩!」


在高年級面前總是恭敬有加的切島,情急之下禮儀什麼的
已拋諸腦後。啪的一聲開門向教室大喊,卻不像預期出現
對方的身影,只有一位素未謀面的前輩錯愕地望向切島。


連對方準備向他搭話的舉動也注意不了,切島喊了句對不起,
便跑到混合不同年級的人海尋找天喰。順著人海流動找遍
所有角落,陌生人流朝他潑冷水似的不留下一絲線索。
不明確因素本已累積心中,在此時找不到對方更是雪上加霜。


地板的黑影輪流交疊,訴說時間不留情的擦身而過。空隙在
不穩空間隨著時間飛逝造成裂縫,在擴散至一發不可收拾
的地步前,這份壓迫亦化成動力。切島緊握雙拳大口吸了
口氣,神色回到原來的堅定,再次走向天喰所屬的班別。


周遭與上一刻相同,走廊依舊空無一人。由飯堂傳來的
喧囂因距離變得含糊,若隱若現的聲音令走廊帶著半分
落寂。切島坐在門口附近,隨著受沖淡的喧囂,被腦海
浮現的身影帶離開去。


儼如由多部投影機以不同角度映在牆上,形成多個方形
色盤的片段圍繞自身,畫面分散注意使意識抽離般的
變成待機狀態。正於腦海重複切換對方的畫面,
一陣輕柔的腳步於此時從遠走近。


步伐像磁帶脫落的卡式錄音帶,本先順暢卻突然靜止。
遲疑的聲音在朦朧中喚醒意識,切島順著聲音來源
望去,抬眸一看正是於腦海循環出現的天喰。


「天喰前輩…?」


怎樣也沒法捕捉的身影於此時映入眼簾,切島
透過說出名字,確認眼前的他是真實。


「切島學弟……?為什麼會在這裡?」


「想到前輩昨天受傷便忍不住過來,前輩
吃過飯了沒?」


面對切島著急得身上的傷彷彿不是自己的反應,
天喰的嘴巴像金魚張合,四目相投間的無形之線,
彷彿一道火焰落下的刺痛。


「那個……前輩還是不舒服嗎?要不要到
保健室休息?」


「不是這樣的……」


天喰緊握雙拳望向一旁,讓雪白的牆壁沖淡污水般
混濁的愧疚。天喰利用隱約傳入切島耳中的語調,
道:「…抱歉,我能打擾切島學弟嗎?」


*******


在飯堂外面等待的切島,瞧見提著兩人份便當,
從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走出的天喰,與他對上視線後
便跟上對方的步伐。由喧囂的飯堂切換成綠意盎然
的謐靜長廊,與幽靜環境相融的天喰,讓人忘卻現時
處於炎炎夏日。


對方主動買便當的舉動,換作平時確實能衍生不同話題。
但從剛才的欲言又止,以及視線僅集中前方的舉動,
切島逐漸染上與平日不一的靜默。


天喰領著切島來到人煙稀少的庭院,兩人坐在一起
看似接近,卻又被緘默洗禮。


「抱歉,突然把你叫到外面…」


「沒關係的,前輩想說什麼呢?」


從天喰手上接過的便當,在切島手中原封不動,
變成讓雙手自然放著的擺設。


「切島學弟總是很輕易的來到別人眼前……明明
昨天沒做好前輩的本分保護你,今天卻若無其事
跑來打招呼,還擔心傷勢什麼的……為什麼不但
沒生我的氣,還笑得那麼高興?」


這份自責的心情通過一字一句刺入切島心中,
切島靜止了一下,回道:「在我看來,前輩因為
這原因悶悶不樂才摸不著頭腦……情況過於
意外不是前輩一人能掌控,而且前輩不想我們
受到不必要的傷害,為了降低風險才主動攻擊,
難道前輩不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帥氣嗎?」


「帥氣什麼的……才沒有吧?」


「在我看來就是很帥氣,前輩明明一直很努力,
請不要擅自否定自己!」


切島的堅定讓天喰遲疑,難以相信這份信任
出自他人身上。


昨日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時,天花板成了眼前
的一切。白茫茫的畫面喚出形形色色的自責
字句,於空白中錯綜複雜源源不絕地交織。


這股由混雜組成的結合物整晚壓著胸口,
如今聽見與此不一的說法,儘管心中沒法
一下子接受,又很諷刺的忍不住向這道光伸手。 


碰到切島學弟絕對要轉身離開,這是昨日
躺在床上得出的結論。


然而,回到教室卻天意弄人碰到在心裡吶喊數萬遍,
千萬不要在今天碰到的他。正要轉身離開對方的
呼喚儼如緩和劑,淡化身上的恐懼情不自禁停下腳步。


光線穿透樹葉隙縫,化成無數光點落在切島身上,
模糊了自然光與切島間的關係。


如果這幾天的心情與沉溺大海相若,
拯救自身的人絕對是眼前的他。


「天喰前輩,你的眼睛紅紅的…還好嗎?」


「沒、沒事…」


從切島靠近試著細瞧反應開始,身上便傳來
莫名的熱度,天喰把原因歸咎於炎熱夏日才
使身體發熱。天喰避開切島的視線,別開臉
擦乾淚水,雙手慌亂地摸索放在一旁的飯盒。


「對了,我們趕緊吃飯吧,相信切島學弟的
肚子也很餓。」


打開飯盒準備開動之際,學校鈴聲卻攪亂
似的響起。


「糟糕…!」


切島挺直上半身望向聲音來源,意識到
是午飯結束的響鈴便迅速收拾。


「前輩我們先回教室吧,看來今天我們
沒時間吃飯了!」


被切島搭著肩膀的天喰,對於眼前的流暢動作
還沒反應過來,在停頓數秒的瞬間已被對方牽起。


右手被切島的手心包覆,並清楚碰到手上的繭。
在戰場上十分可靠的身影,來到眼前才發現如此
嬌小。凹凸不平的觸感意味著磨練堅毅意志的
歷程,使這嬌小身驅散發無限光芒。


這道身影向腦海注入背後花了多少努力,
連切島回頭的舉動也注意不了,在沒任何
預備迎上他的視線。


「今天太可惜了!難得可以與前輩在學校
一起吃飯,沒想到已經這個時間!」帶著
失落神緒的切島,表情明亮多變的他,
下一秒已換上笑容,道:「等所有事情結束
我們一起到外面玩吧!」


慶幸這位學弟在捕捉目光方面不太敏銳,
才沒注意到剛才的注視。


平時被認識沒多久的人邀約,不自在的感覺
總會遍佈全身。但眼前的學弟就是擁有把
別人的不習慣,化成可以嘗試的可能。


天喰向切島投以微笑,點頭回應他的邀請。
在被草牆分隔的道路上,留下屬於他們的約定。


******


被老師吩咐跟通形和波動到一年A班進行自我介紹,
從踏入教室開始便感覺到數以百計的視線。


趁通形概括說明訓練內容,眾人目光集中到他身上時,
天喰藉此時刻掃視在坐的後輩。坐在前方且染有觸目
紅髮的少年,算是班上的活躍份子。後來這位後輩
來到眼前,90度鞠躬拜託把他介紹給事務所。
在近距離與對方接觸,方才體會到他的動力比表面
更為活躍。


一目了然的舉動伴隨實際上的行動,儘管接下來潛入
敵方巢穴的任務艱辛,如果是堅毅不屈的切島,
實在難以想像他失敗的身影。即使過程不順利,
光明磊落的身姿仍鮮明地呈現眼前。


天喰細閱胖胖傳來的會議通知,確認地點無誤便
按下鎖屏,與通形和波動站在路旁,一同望向
通往此地的道路,靜侯數位實習生的出現。


頂著一頭紅髮的切島,在遠處出現已十分顯眼。
切島注意到站在目的地的天喰,隨即展開笑容
朝他揮手。


「環,看來你認識了一位很好的學弟呢。」


身旁的青梅竹馬發出咯咯笑聲,使天喰難為情的
搔著後腦。


由學弟身份隨著一年一年經過成為學長,過往
身為學弟不被重視再自然不過。但步入第二年,
實際上與後輩的互動仍屈指可數。而且盡是
不值一提,讓人轉眼忘記像是借東西的單調交談。


與天喰相識多年的通形,對他的脾性瞭若指掌,
意識到不擅長與陌生人交流的好友,如今總算
認識到願意接納和理解他的後輩,才如此
安慰地笑著。


與切島的連繫,猶如冰山一角的靜止水面,
難得有人走往此地並蹲身輕碰流水。
泛起陣陣漣漪的水面,劃成無數透明小圈,
蜻蜓點水碰到屈膝坐在角落的他。


「嗯,確實如此。」


天喰的語氣不帶半絲猶疑,對於這點他深信不疑。


-Fin-




漫畫中兩人互相說對方是太陽讓人欲罷不能,
不禁腦補意外結束後的小劇場^///^
在突破若頭基地的會議開始前,於路邊等待
的前輩,很有男朋友等女朋友的感覺,
忍不住把這幾個片段串連起來,
加插私心妄想變成文章XD

字數不多卻花了萬長時間修改,
直到現在還沒掌握好前輩恰到好處的別扭,
以及切島的坦率。不過卡了很久有更多時間
思考兩人的性格和互動,總算修改到接近為
理想的天切!

评论
热度(4)

© Time Trav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