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裡是樹(╹◡╹❀)
很感謝願意戳讚、推薦、追蹤和評論的大家!
閒聊以及對文章的指點都大歡迎,這邊會很感激>////<

░以下為預期或者集中創作的主要CP░
黑籃:青若(若松受)/黑火/黃笠
MHA:出勝/天切(切島受)

如果能傳達給你的話【爆豪誕2016 - 出勝】

「爆豪──等下真的不一起去玩嗎?一年一度的生日很難得的說!」

「無聊死了,還花那麼多時間去想這些無意義的事情,考試時等著搶
最後幾名的位置吧你這混蛋。」

「好過分!明天中午再為你慶祝就是啦!」

放學鈴聲響起後的數分鐘,班上的同學自成一團閒聊,看上去反倒
像午休時的景象。爆豪單手握著側背包的帶子並把包包甩到背後,
越過幾個小團體,明目張膽用身體語言表示與眾人唱反調,第一
時間踏出教室。

「真是的那個回家社,多花點時間又不會怎樣……」

切島嘀嘀咕咕抱怨爆豪的獨來獨往,轉身準備找瀨呂一起離開時,
正好與在爆豪座位後面的綠谷對上視線。

「嗨綠谷!你跟那傢伙是青梅竹馬對吧?明天要一起來嗎?」

「咦、我……」綠谷放下教科書,兩手...

對比景色【絢都誕2015 - 金絢】

從灰暗天色落下的雨水,筆直地貫穿乾燥衣服上的纖維組織,沾上水份緊貼在身上。雨水沖淡綠意留下死寂的樹林,穿梭於樹林的同時,草香於鼻腔中時濃時淡。大雨的冰冷滲透與之不同的氣息,遠處一個無法被雨水削弱的熱度,自佈滿冷溫植物的包圍下成為中心。

溫熱離原地相隔一段距離,男孩伸手把衣領後的帽子往前拉,蓋著如同霧
一般的靛藍髮絲。由樹蔭下紙箱所散發出來的溫度,引領男孩來到紙箱前
蹲下,並探頭一看。男孩精緻的臉容中蹙起雙眉,自喉間發出幼嫩的聲音,道:「很過份……」

男孩脫下身上剛好能完整覆蓋紙箱的外套,擋下冰雨的洗滌。

圓小的手輕撫兔子,每一個輕觸令兔子身上的顫抖逐漸減去。男孩改為
坐在紙箱旁邊,陪伴大雨停後卻無處可去的...

若松誕倒數&愚人節【桐皇若】

【櫻若 - 倒數5天】

臉部傳來的搔癢呼喚若松張開雙眸,把他帶離夢鄉的觸感仍然殘留在臉上。摸著消失不見只留下碰觸的透明,手移到眼部並揉搓著,眼前的景象由散開的模糊變成形狀可見。一張膽怯的臉孔映入若松眼窗,他眨了眨剛醒來略帶乾澀的雙眸,道:「櫻井?」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前輩了。」

櫻井小心翼翼把填上記號的重要資料,放在若松眼前僅剩下少數文件的
桌面上。

「這邊已處理的差不多,等下前輩再看一下就好。抱歉都怪我動作太
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才該道歉,這裡幾乎都是櫻井你做的,謝了。桃井那傢伙剛好到其他
學校收集情報,幸好你留下來啊。」

若松撫摸櫻井的髮頂,向對方揚開一抹得救了的笑容...

光面盒子【若松誕2015 - 青若】

來自電視中主持提高八度半的交談聲音,被無形的玻璃阻隔似的遙遠千里。若松坐在茶几前沒精打采去掉橘子的皮,慢條斯理把果肉放進嘴巴。濺開的果汁被疲倦沖淡,僅剩下缺乏果香的水份。充滿橘香醇厚的兩手,拿起面紙抹去嘴角的水漬時,傳入鼻腔的氣味不像手上般的濃烈,如同空氣一樣淡然無味。

一股具有溫暖的重量霎時從身後壓下,使他整個人的距離與茶几靠近了
一些,充斥在鼻中的氣味亦回到原先的芳香。

「起來了啊?」

「嗯啊。」

青峰把力氣傳到若松身上的同時,他張開嘴巴靠向對方,若松揚高
半邊眉毛瞪著對方,把手上的果肉塞進去。

「剛從美國回來還沒習慣時差吧?仍然很睏的話就繼續睡啊。」

「才不要。」

青峰斬釘截鐵的拒絕,面對能讓他放下心來的...

音色【黃笠】

空調與掛鐘,以規律的微細聲音,一同數算著時間的流逝。
隨著時鐘滴答滴答的推進,黃瀨臉上蹙起的雙眉則越來越
明顯。其寫字的動作如同雕刻師似的謹慎,在習題空白的
地方糾纏了一會兒,經歷萬年戰爭一樣抹了抹額上的汗水。

他揚開笑臉望向正躺在床上翻閱籃球雜誌的笠松,揚聲問
道:「笠松前輩,請問我可以休息嗎?」

「還不到5分鐘休息你個頭啦!」省卻抬眼望鐘的力氣,笠松
瞄準身為模特的黃瀨,把雜誌朝對方的臉部扔去。他踩著大
步奪過黃瀨手中的練習,來回掃視了幾秒後,拿到差不多貼
著對方雙眼的距離,吼道:「只填了題號連一題都沒完成!你
可以再混一點嗎?!」

「好疼!可、可是…我真的有學過這種東西嗎?完全回想不起
來它的公式……」

「那是因...

2 / 4

© Time Travel | Powered by LOFTER